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那时候他们都不懂那倾倒进土里的半壶酒意味着什么,因此也没有人真的感到遗憾或惋惜。
如果有,也只是喻文州垂着眼睛语气平淡道,“可惜了。”
王杰希梗着脖子坚持不去看摔碎的酒盅,“没什么可惜的,酒是不会缺的,想喝多少下次再请你便是。”他拉过对方方才想去接的那只手,衣袖仿佛染上了艾叶的颜色——明知碎片离指尖十万八千里。但又像是害怕对方挣开似的提前放了。
那还下棋吗?
不下了不下了。
就这样摆着?
摆着吧。
少年心性,大抵这般,总觉有朝一日故地重游,酒香仍会像如黛远山一般绵长。

【王喻】继续诚聘标题。(中)

Day40

>继续拉低活动质量。

>伪AU,游戏相关工作王x策划喻,假NPCx真玩家。我到底在写什么……

——

【王喻】

“喂,”索克萨尔扭头看着跟着的王不留行,“我这样拉着一个NPC满世界跑是不是很拉风啊?”

王不留行戳死了一只蹲在路边的小哥布林,“还行吧。要不你过来点,假装我是个玩家。”

索克萨尔轻笑一声,没回应对方不太靠谱的玩笑话,抬起手支着下巴假意思索,“说起来NPC通常不都是在一个区域里出现的吗?”他想了想之后补充一句,“哦,那些有仇恨值的野图boss除外。”

“算是说对了一半吧,”王不留行中肯地评价,“通常是这样,但我可不通常啊小朋友。如果一直待在...

【王喻】此处诚聘标题。(上)

Day 32

>感谢青棠的邀请,爱我棠。我来拉低活动质量。

>伪AU,游戏相关工作王x策划喻,假NPCx真玩家。我到底在写什么……

——

【王喻】

喻文州第三次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事先存在手机上的攻略不久前再度把他带进一个死胡同,举着附带地图的宣传单的手不上不下,是个离眼睛有点远了的距离。那个男人站在死路的外面一点,看起来像把喻文州堵在了里面。喻文州身后就是修剪整齐的树篱,大概两米高,隔开了后面那条路上恰好经过的游人的交谈。因为逆光,喻文州把眼睛眯起来一点点,这次四目相对的时间长了点,他用来作出反应的时间也长了点,礼貌的微笑差了点没及时跟上,显得有点呆滞和茫然。这样就给了...

【黄喻】一首小情歌。01

>没尝试过的校园paro。灵感来源VOEZ上听到的一首歌《大世界小世界》。脑洞出生在和D君的聊天框里。

>黄喻无责任发糖。之后会私心夹带王柔、楚苏。另,诚招标题。

——

【黄喻】一首小情歌。

喻文州用有幸没有沾上油腻的左手无名指点开来自郑轩的对话框,倒是没急着打开传过来的文件。上午第四节课刚结束恰好是用餐高峰,他占据着空课的天时和住在离食堂最近的一幢寝室楼的地理,加之付出了早一步出门的主观努力,于是便顺利成章地买到一份广受好评的照烧鸡肉饭。

他心情颇佳,划拉了一块肌肉的同时翻出表情包给郑轩发了个微笑的小光头过去。

结果屏幕上又出现了个小气泡,

“副会长我错了,我以后再...

【黄喻】流转的生命与暂停的开始。

旧文改后重发,假装自己还活着。

——

【黄喻】流转的生命与暂停的开始。

“喻文州。”

被叫到的人茫然地回过头,身后是不断塌陷的国都。天空堆积着乌云,并且不断地向下压。喻文州的视野逐渐黑来,从视线四周向中间。那个人从他身边跌下去。他来不及伸手,只抓住一小块衣袂。

再然后眼前是炸开的白光,眼前的人低下头亲吻他深蓝色的长袍。他低下头的时候能看到对方金黄色的发旋,但是两个人好像隔得很远似的,其间有故国三千里,还有明明暗暗的山与水。

“……”喻文州从梦中惊醒,蹙起来的眉间有点疑惑和紧张,他看着抬起来的手,掌心还有点梦里的星星点点的青色的光,让他有一种仍然生而为人的错觉。


喻...

七岁的黄少天第一次想让外婆把早已讲烂了的关于村子里的那条河的故事再讲一遍。
那条河是村民用来祈愿的。关于这一点黄少天之前向来是不屑的,毕竟妈妈每天从河里汲水洗衣刷碗也不见得就有什么神奇之处。
——如果从小带着他上树掏鸟蛋下河摸泥鳅的魏哥哥没有生病的话。
他一个星期没有见过他的魏哥哥啦。于是他出奇地相信听厌了的传说。窗外是月明星稀,被窝捂着小小的黄少天和手电筒,他收了报纸,不知疲倦地折花灯。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咬了几口面包,一手捞过地上的书包,同时还顺走了桌上的牛奶。“我上学去啦!”
冲出家门,他却是跑向了学校的反方向。被气喘吁吁的黄少天小心对待的花灯一触水面就湿了,漾开一圈水纹,顺着水流往下游去了。
黄...

【黄喻】从日出开始

>瞎写写。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尝试。
>结果还是错过了8.10。就当做是迟到的生贺吧。少天天生日快乐!

——
【黄喻】从日出开始。

太阳还没升起来。男人对着摇曳的烛光站了一会儿,目光撇到桌上摆着的照片,那是他和另外两个少年的合照。其中一个看起来很阳光,脸上脏兮兮的但却并不影响他笑容灿烂,另一个要腼腆一些,因为不太适应强烈的太阳光而眯起眼睛,嘴角弯起一点点,这个微笑看起来很干净。照片上的男人比目前年轻一点,站在两个少年身后,搭着他们的肩膀。但是现在他回想起来,却觉得那段记忆有些模糊了,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他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相框整个倒扣下来压在桌上。过了一会儿,他的...

忍不住大号转一遍!

一颗金桔。:

我最喜欢你。
王杰希,生日快乐。

【黄喻】不周

>很久之前的脑洞啦。写到后来发现想表达的完全没有表达出来(死目。

>有辣——(比划)么大的年龄差,小黄大喻。背景大概是民国后期到新中国初期,不过避开了相关背景布拉布拉,总之都是假装正经的胡诌。如果有小可爱愿意捉虫我会很感谢的(笑。最后,BE预警!!

——

【黄喻】不周

“我原本所期待我应持有的心情,应当是那种缓缓而来、波澜不惊的乐音,然而后来想起来,却发现不仅仅止于此。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少年一脚踏进了清冽的溪涧里,瞬间流光飞溅,把呕哑嘲哳变为踏歌而行。他说那便是欢喜了。”

 

金发碧眼的主持人向黄少天点头致意,后者在致敬的掌声中走上台去。这个在人类难解的数学问...

【黄喻】花枝春野

>我回来啦!想我了没?(没有——)
@青棠  姑娘点的大黄小喻。你能回来我太高兴啦(飞扑)!我从去年写到今年(喂),可惜根本没有写出任何萌点,啰嗦和无趣一如既往。
——
花枝春野
我在东街锣鼓巷遇见喻文州。
那是连续了一周的阴雨天中的一天,什么都像这天气一样拖泥带水不能爽利,连老人家都间接地抱怨起天气诱发了风湿骨病。我个人对雨天倒是没有太过鲜明的深仇大恨,只是离不了雨伞平添负担,此外还总须惦念着不知何时会被沾湿的袖口裙角和不知何时方能晾晒的衣料被褥。
然而因其雨幕和伞的阻挡,我也借机得了大方观察旁人的便宜。只消把边缘向上抬一抬,露出那么点滴水的轮廓,整个街道便...

1 / 2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