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叶王王叶无差】一期一会

 @陆九砂 点的王叶/叶王。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呢。请查收。

(伪)人卡一体。依旧文风逗比蛇精病逻辑缺失思维混乱八哥无数,希望不要嫌弃……哦算了你们还是嫌弃吧。

希望可以更好。

………………………………………………………………………………………………………………

【叶王王叶无差】一期一会

茂密的森林层层掩映,其间错综复杂如同迷宫,鲜有人有足够的本事和运气,拨开那些落叶与野草,造访魔术师的古堡,在密林的最深处,一睹其真容。

此时此刻年轻依旧的魔术师正在他的实验室里配制着奇异的试剂。一字排开的试剂瓶中各色的液体汇于他手中的锥形瓶,喧嚣热闹,并且流光溢彩,仿佛山川和河流,星空和大地,广场和集市都为他所有,穿越整个荣耀大陆所领受的风景都被他带着皮手套的右手攥住。他抬起空闲的左手覆于瓶口,因低声而显得温柔混沌的咒语从唇齿间碰撞流出,锥形瓶中的液体沉寂下来,停在如同夜空一般的深蓝。手指留恋般吻别瓶口时,却又似不经意洒下点点星光,转瞬即逝,沉入深不见底的夜幕。

魔术师晃了晃瓶子,颇为满意地塞上塞子。转过身,他的学徒已站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了。“老师,我要出发了。”高英杰拿着扫把背着轻装的包袱,一切准备妥当。

“好,一路小心。”王杰希照例嘱咐了一句,眼中已是一派平和。他登上古堡的瞭望台,目送着他最得意的学徒骑上扫把低空飞行穿梭在树林的枝桠间。不过很快他的身影被茂密的树叶遮蔽,看不见了。只有被惊起的一只小鸟从树顶窜出,带起树叶簌簌抖动。

正值落日,王杰希在瞭望台上站到连夕阳都沉睡过去,这才走回屋子。夜幕里,爬山虎疯狂地向上生长攀上墙壁攀上窗棂,栅栏旁的蔷薇兀自在黑暗中盛放,它们刚刚享用了魔术师精心配制的药剂。

王杰希整个人陷在壁炉前的单人沙发里,腿上摊开着一半有相当历史的魔导书,指尖抚古老的文字和图形,目光却停留在壁炉内侧噼噼啪啪的火苗。

他坐在温暖而昏暗的阴影里,一再计算着将至的约定的时间。

 

王杰希一挥扫把,光辉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几个丑陋的哥布林被扫退了几步。只是此时王杰希依然被团团围住,哥布林待光辉散去后又再次冲上,王杰希仍是不紧不慢,架着扫把飞至半空,连着几下扫除让一个哥布林踉跄不稳不辨东西,趁机破开包围圈的一个缺口。

这几个哥布林王杰希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此时他低飞在半空,几乎是在扫把上左摇右晃避过了几次攻击。他并不太注意这些攻击者,反倒是把目光瞟向了蹲在岩石上的看客。

这个看客几乎全身混搭,怎么看怎么违和。嘴上还叼着半截烟头,丝丝缕缕地曳出灰白色的烟雾,直升上青白色的天空。方才他蹲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岩石上,好整以暇看着王杰希斗哥布林,此刻大概是觉得蹲得累了这才改蹲为坐,在半空晃荡着双腿,坐没坐相,一副痞子样。偏生这人脸上懒懒散散,如同没睡醒,一看之下只觉是个有微弱起床气的痞子。此时他注意到王杰希的视线走向,仍是大大咧咧看过去,嘴角甚至还溢出了些笑容。

“嘿,需要帮忙吗,魔术师先生?”他一只手撑着膝盖,一只手在嘴边围成弧状,双腿总算没有再晃。他就这样向王杰希喊着话,语调有些拖沓,依旧是和本人一样的懒洋洋的声音,一句话问得毫不真诚,丝毫没有真正要帮忙的意思。

王杰希恰好此时在空中又一个变向,用眼角的余光瞟瞟那人,声音依旧沉稳,不急不慢像是在讲故事一般:“不急。”之后他便背对着那人,专心料理那几个哥布林去了。

所以他当然没看到那人用手托住下巴,兀自无声地笑起来。

王杰希和几只哥布林缠斗得热闹,那人也看得开心。王杰希在各种攻击中穿梭,光影中的身影飞快移动,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偏偏他的移动和攻击甚是诡谲,蠢笨的哥布林自是无法捉摸。只见王杰希时而一个暗影斗篷抓起其中一个就是一个抛投,时而一个熔岩烧瓶砸在地上或者哥布林身上炸开混合着玻璃渣的鲜红火舌舐舔着每一寸脚下的土地和暴露在外的肌肤,带回过神来时早已弄丢了追踪的视线。王杰希骑着扫把,飞舞其中,一派混乱中偏偏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看客啧啧两声,也算是赞叹。

突然,不知什么时候被王杰希摸出的烧瓶砰然炸裂,无数道星光迸射出,炫目得人不能直视。哥布林们发出最后的凄厉的嚎叫,被吞没在那篇耀眼的光辉中。

星星射线,那是魔法师的魔术。

王杰希架着灭绝星辰缓缓停在叶修面前,落下点点星辉,很快消散在半空中。

两人此时出于同一水平线,只能正视彼此,但他们谁都没有先说话,大眼瞪小眼,像在各自研究着不同于自己的且是第一次见到的生物。那人被王杰希的一双大小眼看得不太好,刚想着至少做个自我介绍,没想到对方却先开口:“散人,叶修。”

被人直接叫出名字,叶修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笑起来。这个笑容里他自认为充满愉悦满脸阳光,没想到在王杰希看来那是充满了违和。所以退了退,稍稍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像是他对于自己刚刚失礼的一种缓和和歉意。

“魔道学者,王杰希。”

这下两人都笑了起来,只不过各自抓住的那个点倒是不一样。王杰希三个字被叶修吐出来有种别样的感觉,明明此时他已经扔了烟头,此时却犹有那种吞云吐雾的感觉。一句话分了三段,如烟丝一般,袅袅上升,意犹未尽。

“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叶修拍了拍不慎掉落在裤子上的烟灰,收回了在岩石外面的双腿,站起来的时候活动了因久坐而略微僵硬的身体。“那么……回见?”

“回见。”王杰希骑着扫把转了方向,他看到叶修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没有停顿往反方向走。

 

王杰希抬头望见古堡,如往常一样在密林深处静谧而又平和,像一只尚未苏醒的巨大却温和的野兽。王杰希坐在扫把上从窗口飞入——他从来不走正门,连接着栅栏的小木门也只是摆设。

王杰希落在自己卧室的窗前,扫把自动归位,安安静静地靠在墙角。他脱下切他才把收集到的材料从背包里拿出,放在他晚上工作的写字台上,寻思着一会儿带去实验室给高英杰。

但卧室的房门却在此时被敲响,大概是高英杰听到动静知道自己的老师回来了。王杰希微微抬了抬手背,门无声地打开。

“老师,有访客来了,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他说认识你。”高英杰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王杰希对他点了点头。心里却忍不住疑惑起来,他一向独来独往,除了自己的学徒,打交道的也不过是南方的术士喻文州和跟在他身边的剑客黄少天,更何况在没有带领的情况下能找到古堡的人本就寥寥无几。王杰希将心中所有的可能性想了一遍,还是没得出个所以然来。尽管如此,他还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说了句“知道了”,便整整衣服上的褶皱,确定没什么不妥才向门口走去。

这时高英杰这才注意到本来被王杰希的身体遮挡着的放在写字台上的材料:“这些需要我拿到实验室吗?”王杰希回过头对着自己的学徒温和地笑了笑:“嗯,辛苦了。”

所以等王杰希来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修缩在沙发的一角,抱着那把银色的伞百无聊赖地在拨弄伞骨玩,另一只手上的烟燃了一半,星火明明灭灭。此时注意到王杰希走进,脸上浮起笑容来,“嗨,又见面了。”

王杰希走过去,什么话也没说,脸色似乎不太好。此时叶修的烟又回到唇齿间,白烟一片一片地上升。王杰希看着他,在他面前站定,微微俯下身来,手指一弯便抽走了中指和食指松松垮垮夹着的烟。随后只抽了一半的烟在半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的轨迹落入冰冷的壁炉中,那一点点小亮光很快熄灭,看不见了。

王杰希的动作太快太精准,一如他骑着扫把时攻击的姿态。叶修不知道是被他的动作还是两个人之间过分近的距离吓到,只来得愣一愣,手指间熟悉的感觉便消失了,仅留下一口腔的烟草味。他下意识地张了张手指,似乎是有点不习惯,“你不喜欢?”

王杰希没说话,算是一种默认。他在叶修对面的一个单人沙发里坐下,选了个随意点的坐姿,这才开始另起一个话题:“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叶修不去计较,摆了个开玩笑的表情:“不是说好了回见么,杰希大大这么快就忘了啊。”

“……”

王杰希对无赖这个词有了新的理解,能把贴在自己脑门上的“不速之客”四个字硬生生改成了“应邀拜访”。偏偏有他嘴里出来的“杰希”两个字叫得亲切又自然,让人挑不出错又无言以对。王杰希默默举起面前的茶杯挡了脸。

桌上的茶壶微微倾斜,叶修面前的茶杯里被重新斟满,早已冷却的绿茶又冒出温暖的热气,混合着清香沁人心脾。叶修看得兴致盎然,险些忍不住又要摸出一支烟来,被王杰希一个略带威胁的眼神瞪了回去,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你不喜欢那就不抽了。”

 

山洞里黑暗潮湿,王杰希右手一翻,手掌燃起一团小小的火焰。他就着火光观察山洞内部——没什么特别,只有这一点空间,往前已经没有去处了,唯一的来路被砸下的巨石堵上。确定了这些以后,他才转头看向靠着石壁坐在地上的叶修,似乎有了些责怪的意味。

地面的凉意自下而上传来,叶修却假装没感觉。他从怀里摸出一根烟,却并不点燃,只是叼在嘴里,也算是过过瘾。他的动作王杰希看在眼里,却并没有理会,只留给叶修一个背光的混沌的背影。

“大眼儿……”王杰希顿了顿却并没有回头,只当没听到。“帮我看看星象吧。”叶修用病恹恹的声音像在说笑话,王杰希摸了摸额头,用颇为无奈地语气回答了一句“别闹”,转过身却见他低垂着目光躲在阴影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王杰希走过去在叶修面前蹲下,用眼神询问。

手心的火焰还在跳动,暖色的火光将叶修的脸也照得温柔起来,微长的睫毛投影在脸上,随着火光微微跳动。王杰希刚想问怎么了,叶修突然抬起头来,他的眼睛里映出山洞里的黑暗,映出手心里跳动的火焰,映出王杰希看着他的认真神情。如此看起来,这双眼睛倒也不算太懒散。

叶修突然一把拽住王杰希的衣领,带得王杰希差点撞在他的身上,等他稳住身体的时候,叶修的嘴唇已经轻轻巧巧地覆上他的因为惊讶而略略张开的双唇。从王杰希的角度看过去,叶修的脸近在咫尺,眼睛安静地闭着,睫毛微微抖动,倒也不显得那么嘲讽。

两人呼出的热气融为一体,王杰希闻到叶修口腔里若有若无的烟草味道,尽管并不讨厌却仍皱了皱眉。山洞里很安静,只有水蒸气在头顶的岩石凝结成小水珠有滴落回地面的“啪嗒”一声宛若惊雷。这时魔法持续的时间到了终点,王杰希手心的火焰“嗤”的一声熄灭,整个狭小的山洞又重新被黑暗填满,两人身披这略显暧昧的黑暗,仿佛就此静止。

两人交换了一个吻,也不过是两三秒的事,睁开眼睛时都会怀疑它到底是否发生过。只有两个人分开时,彼此的嘴唇有一瞬间的相蹭,如蜻蜓点水一般却清晰得要命。

最后是叶修先站起来,王杰希看到他眼里有水色的亮光,听到因为动作而发出的衣料摩擦的声音。他说:“先出去再说吧。”

王杰希这才想起自己依旧蹲着,明明自己才蹲了一小会儿站起来时却觉得双腿发酸。

叶修此时却没再看他,径直走到王杰希身前,千机伞“咔哒咔哒”两下变换成了重炮,毫不手软对着堵住洞口的碎石就是三发反坦克炮。王杰希趁机补上了酸雨干冰和寒冰粉,直扑向那些毫无还手之力的岩石。洞口霎时出现了半人大的出口,望得见天空和没过膝盖的野草。夜空中星光璀璨,王杰希一眼就辨认出一个常见的星座。皎洁的星光射在洞口的地面,他们都可以看到地面上的岩石碎渣和粉末,还有星光里漂浮不定的尘埃。

叶修率先来到洞口,王杰希这才注意到叶修左手臂上外侧上的一道有些长的伤口,似乎是被碎石划出来的,此时已经不流血了,但鲜红的印记却有些丑陋和可怕。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那人的目光,叶修侧侧头告诉他不碍事,“伤口不深。”

他们一前一后矮着身子出了山洞。叶修千机伞扛在肩上,走在草地上,野草被他沾了泥土的靴子踩弯,然后又倔强地抬起头来。“再见。”他说,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他没回头,在用背影和王杰希对话。

王杰希停下了脚步,冲着他喊:“那还回来吗?”出口才发现声音因为寒冷而打了颤。

“你愿意等吗?”叶修脚步不停,好像一走就不会回来了似的。

王杰希抿了抿唇,没说话,他看着叶修走远,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看不见了,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辰,璀璨如旧。

 

王杰希在自己的沙发里坐了一夜,其间睡着又醒来了两三次,还望壁炉里添了柴火。

最后一次醒来,天空已经蒙蒙亮了。估摸着自己也差不多睡不着了,王杰希站起身来,一边走到窗口站定一边活动活动胳膊揉揉酸痛的肩膀。不远的树林还是墨绿,夜莺的歌唱自远方传来。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很快消散在清晨的空气中,他的眉间好像结了霜。

他转身往回看,目光扫过屋子的天花板和木头地板,扫过中世纪风格的沙发和茶几,想象屋里有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然而,什么都没有。整栋古堡陷入了静默,好像没有一点人气。

——如果王杰希突然失聪而没有听到灌注了魔法的蔷薇炸开的声音。

王杰希犹如触电了一般转身,看见叶修正打算翻过自己家的栅栏,正好在此时被轰然炸裂的魔法吓得不轻,一脸不明所以而又呆滞茫然的表情望着天空。

王杰希也跟着探出头去看天空,魔法炸开而形成的烟火还没消散干净,依旧绚丽夺目,惊醒了不少还在森林里沉睡的小动物。直至天空又恢复了原状,叶修这才收回目光,看向在窗口站着的王杰希,似笑非笑地冲他喊:“这算是给哥的惊喜吗?”他偏着头像是在认真思考一般,”其实说是惊吓更合适吧。”随后又用王杰希肯定听不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还没星星射线好看。”

王杰希骑着扫把从窗口一跃而出,稳稳停在叶修面前,扫把扫过指出落下闪亮的星辰的光辉。“你迟到了。”

叶修却丝毫不在意,也学着王杰希的语气说:“不急,”他顿了顿,回头看了看远山,“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远处的山峰背后,太阳恰好升起,万丈金光喷薄而出,连幽静的古堡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辉。

——他们的时光与清晨的阳光同至。

[fin.]

评论(14)
热度(15)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