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七岁的黄少天第一次想让外婆把早已讲烂了的关于村子里的那条河的故事再讲一遍。
那条河是村民用来祈愿的。关于这一点黄少天之前向来是不屑的,毕竟妈妈每天从河里汲水洗衣刷碗也不见得就有什么神奇之处。
——如果从小带着他上树掏鸟蛋下河摸泥鳅的魏哥哥没有生病的话。
他一个星期没有见过他的魏哥哥啦。于是他出奇地相信听厌了的传说。窗外是月明星稀,被窝捂着小小的黄少天和手电筒,他收了报纸,不知疲倦地折花灯。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咬了几口面包,一手捞过地上的书包,同时还顺走了桌上的牛奶。“我上学去啦!”
冲出家门,他却是跑向了学校的反方向。被气喘吁吁的黄少天小心对待的花灯一触水面就湿了,漾开一圈水纹,顺着水流往下游去了。
黄少天叉着腰在河边看了一会儿,花灯都漂远了才惊觉不对,他忘记在花灯上写他魏哥哥的名字和愿望了,这样河神就不知道他的愿望啦。
于是七岁的黄少天撒开丫子沿河奔跑,一路和着喘气小声嘀咕:“魏哥哥的病一定一定要好起来啊,要再陪我玩儿,一直一直陪我玩!”
风刮在脸上有点疼,黄少天却还是觉得自己跑得太慢,要不然花灯怎么还是那么远,好像永远追不上似的。
最后他实在跑不动了,索性停下来,双手环起来好像一个喇叭,深吸一口气,朝着河流远方用力大喊:“你要好起来啊!你要永远永远陪着我!”
但是随后他就怔楞了。一个声音顺着微风顺着潺潺的流水而来,把漫山遍野变得风调雨顺了。他说,好。


趁着元旦汇演彩排的通宵机会,划水写个黄喻开头。(根本看不出来喻好吗?

评论(11)
热度(5)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