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黄喻】一首小情歌。01

>没尝试过的校园paro。灵感来源VOEZ上听到的一首歌《大世界小世界》。脑洞出生在和D君的聊天框里。

>黄喻无责任发糖。之后会私心夹带王柔、楚苏。另,诚招标题。

——

【黄喻】一首小情歌。

喻文州用有幸没有沾上油腻的左手无名指点开来自郑轩的对话框,倒是没急着打开传过来的文件。上午第四节课刚结束恰好是用餐高峰,他占据着空课的天时和住在离食堂最近的一幢寝室楼的地理,加之付出了早一步出门的主观努力,于是便顺利成章地买到一份广受好评的照烧鸡肉饭。

他心情颇佳,划拉了一块肌肉的同时翻出表情包给郑轩发了个微笑的小光头过去。

结果屏幕上又出现了个小气泡,

“副会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掐着时间交任务了!!!!!”紧接瑟瑟发抖.jpg。

喻文州兀自对着屏幕笑了笑,戳了戳键盘,同时也不忘招呼一个恰好从旁进过的人影。王杰希从善如流在他对面坐下,“上午没课?”

“嗯。”喻文州这回下载完文件锁了屏,专心对付鸡肉饭。

两位校学生会副会长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机会,两个人一个建筑学院,一个理学院,无论是教学楼还是宿舍各盘踞一南一北两角。再加之两人气质反差颇大,同时还有早期在新生辩论赛、奖项申请等等等等机缘巧合多次狭路相逢,校内便有传言两人不和。但实际上喻文州和王杰希私下里私交甚笃,因为学生会工作约饭的次数直线上升。

“这次校内音乐会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喻文州在非官方的场合显得洒脱一点,他咬着勺子,背部驼下一点点,虽然在询问对方,但更像是在对米饭感兴趣。

“什么?”王杰希没料到对方突然发难,这次是喻文州负责收集各部长上交的部门成员对于音乐会的想法,再综合记者团运营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的调查投票筛选意见,理论上王杰希也是要写策划交到喻文州那儿的,但是以往很多次都直接变成了他们私下的讨论和修改直接反映到了最终的文件上。“你说策划?没有那么急迫吧。”

“别紧张啊杰希大大,我又不是在催你交任务。”喻文州眉眼弯起来一点点,王杰希下意识就觉得他肯定想着坑队友,“你的数模比赛结束了吧?”

“……”王杰希慎重地点了点头。其实这话不用喻文州来问。学科竞赛的参赛率和获奖率是一个学校的重要指标,数学建模大赛又是其中大头,校内宣传必然到位。王杰希身为数模社社长去年九月份领着小组参加完国赛,没休息多久又开始进入美赛的培训,连寒假都牺牲了一半时间在学校留宿,那段时间除了学生会那边,其他时候几乎见不到人。元宵节刚过便飞了美国进行为期三天的美赛,好在不用担心会耽误返校。且不说校内公告板和推送白纸黑字,就说和王杰希的匪浅交情,喻文州不会不知道现在正是休赛期,负责的老师都给他们放了不短的假终止训练。

喻文州一拍桌子,点题,“那你上台啊!不要浪费!去吧皮卡希!”

王杰希简直想装作不认识他,“……你今天吃错药了?”

喻文州退后一点,义正言辞,“可是唐柔报名了呀。”

王杰希反唇相讥,“但是你们黄少天没有啊。”

 

周三中午宣传部例会。黄少天到的时候郑轩在副部长的座位上扭头和卢瀚文吐槽高数老师,部员们基本到齐了,他刚到会议室门口,便一叠声,“抱歉抱歉上一节实验课来晚了啊,大家都到了吧?我先自罚。来来来,感受你们温柔帅气体贴善良的部长大大的关怀。”他随手把背包扔在地上,然后如同运输机绕桌一周,沿途掉落作为吃到惩罚的涵盖了草莓香蕉巧克力牛奶可乐一系列口味的棒棒糖,同时带起此起彼伏的“谢谢部长”“多谢黄少”。

他也不磨蹭,椅子还没坐稳就扫视一周,确认全员到齐后便同跟会的秘书处小姑娘示意。可他刚翻开会议记录本想要说话,就被郑轩捅了一胳膊肘。郑轩小声跟他说,“今天喻文州也来跟会。”

黄少天“哦”了一声。喻文州原本就出身宣传部,胜任主席团成员以后跟会一点也不奇怪——比如王杰希每逢周四便准时出现在会议室,组织部的例会周周不落。相较之下喻文州出现的次数是不够看了,反倒是黄少天总会提早些时间询问喻文州的意思。

就在黄少天和郑轩咬耳朵这会儿,喻文州恰好推门进来,双手合十道歉,“刚刚路上遇上王杰希,耽搁大家时间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微笑恰到好处,是那种被评价“喻总笑起来特别好看”的表情,没人感到架子和紧张,于是便也没人真的计较多等待的几分钟。部里的大一学弟学妹乐得见喻副主席和他们部长同框,前者适时提醒后者注意会议时长,视情况压一压过于活跃的会议气氛,偶尔掉落能帮他们不少忙的总结。在座的比较放得开的已经说笑着让喻文州下次补上零食,没等喻文州自己发话,倒是被黄少天一瞪眼恐吓,“去去去,一天到晚就想着零食还得了,再说零食下次海报就交给你。”他干净利落拿笔向下一指,“开会开会!”

会议的流程总是大同小异,要交代的东西多了一项虽是提上日程但却显得不那么急迫的音乐祭。宣传部对于音乐祭的工作主要集中在音乐祭正式举行前的半个月左右,不易过早或过迟,现在提起来更多是想在策划阶段头脑风暴,集思广益——毕竟音乐祭在G大历史上可是首次。

所以,郑轩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散了会便和黄少天抱怨就显得毫不意外了——不知道学生办怎么想的,突然想到搞个音乐祭,听起来就麻烦。黄少天少有地走了神没有接话,他是知道内情的人之一。彼时他内心复杂焦灼得很,他强拉着困得不行的张佳乐聊企鹅,隔着两层楼把来龙去脉混合着占一半篇幅的感叹号和表情包,换来了对方满血复活刷满了他半个屏幕的哈哈哈哈,“黄少天妹想到你也有今天!”

哦,要你何用。

确实,如果黄少天知道会有这一天,一定会狠狠敲打一个星期前瞒着喻文州拉上卢瀚文直接向学生办申请学生餐厅前面空地作为他们BR乐队表演场地的自己。但是比起揍自己,他更想去掐一把恰好和自己申请的时间、场地撞在一起的孙翔,以及当着指导老师魏琛的面一拍大腿喊出一句“那敢情好啊,来个音乐会嘛,把那些个街舞社团啊有才艺的啊都叫上”的学生会甩手主席叶修。

偏偏被他瞒着的喻文州没有自觉,描述当时场景云淡风轻得仿佛事不关己。就像现在,黄少天分配本周工作任务,喻文州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没有哪里不对。

散会之前照例进入五分钟闲谈时间。这个惯例是学生会招新之初黄少天促进部员之间相互了解、活跃部内氛围而决定的,很快便有了其他附加作用,一年级部员乐得多些信息渠道,选课前问问二年级的部长和副部对于各位老师评价,以及诸如奖学金、学分认证此类的信息,总不至于以后太茫然。黄少天他们也从不吝啬,分享小技巧的同时附赠八卦黑历史。——“我们部门严肃活泼嘛。”

最后是喻文州合了本子,“我说一下,我们部里如果有愿意参加音乐祭的同学,可以到文艺部苏沐橙处报名。虽然节目要经过选拔的,但是大家不妨试一试。”

底下有个胆大的小迷妹立刻坐正,“黄少参不参加呀?黄少天唱歌可好听了。”

“还有喻总和小卢,BR乐队肯定会上的吧。”

随即激起一片“是啊是啊”的附和。

黄少天干咳完刚想讲话,没想到让喻文州抢了先,“可惜得很,你们部长到现在还没和我商量过,也没跟苏沐橙说要参加。”方才起哄时他偏着头看黄少天,笑得仿佛不知道他和黄少天组过乐队似的。下一秒便演技全开,喻文州抬起右手用手背抵着额头,一副无限惋惜的神情。

然而离喻文州最近的黄少天把前者的表情看了个全,他抬手是因为差点憋不住笑要破功。黄少天像被噎了一样难受,感觉就像好不容易憋了个大招却没放出来,还被对方用小技能骚扰没个痛快。他在一片降了调的“啊”的叹息中嘴快过脑,“吵什么吵,我黄少天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

话毕他本人还没补上压压部员们过于躁动的气氛,喻文州率先鼓掌,“大家都听见了啊,现在散会。”

“……喂。”

他来不及说出的话淹没在部员们掌声笑声以及拖动凳子收拾东西离开会议室的声音里。

“喻文州你今天怎么回事啊,”等会议室只剩下两个人时,黄少天撑着头看着喻文州状似无辜地耸肩,突然失去了指责对方卖队友的无良行为的兴趣,“我发现你今天很喜欢抢我的话啊。”

“没有啊,但是你少了我的那份棒棒糖。”喻文州把在食堂打包的蛋炒饭递过去,“还有,我确实想和你谈谈。”

-TBC.-

评论(6)
热度(26)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