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王喻】此处诚聘标题。(上)

Day 32

>感谢青棠的邀请,爱我棠。我来拉低活动质量。

>伪AU,游戏相关工作王x策划喻,假NPCx真玩家。我到底在写什么……

——

【王喻】

喻文州第三次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事先存在手机上的攻略不久前再度把他带进一个死胡同,举着附带地图的宣传单的手不上不下,是个离眼睛有点远了的距离。那个男人站在死路的外面一点,看起来像把喻文州堵在了里面。喻文州身后就是修剪整齐的树篱,大概两米高,隔开了后面那条路上恰好经过的游人的交谈。因为逆光,喻文州把眼睛眯起来一点点,这次四目相对的时间长了点,他用来作出反应的时间也长了点,礼貌的微笑差了点没及时跟上,显得有点呆滞和茫然。这样就给了那个人说话的时间,“你刚刚一直在这儿?在看什么?”

声音听起来有点疑惑,喻文州这么想,不过他也实在不太理解这样的问法——不是因为对话没从你好或者其他旅途中偶遇的人常见的寒暄开始,而是对方的问题令他搞不清现状,“你说一直在这儿?不是,我刚刚有在走的,”他把宣传单重新叠起来,往对方的方向走了几步,随手摸了摸贴在后颈上的发尾,“但是这里走不通的地方太多了,我总是走错。好像之前遇到你也都是在死胡同的地方,不知道你记不记得。”

对方显然是记得不只一次遇到喻文州,但却微微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喻文州靠近他的时候,他微微侧身往旁边让了让,以便对方通过。然而他似乎没有留在原地的意图,喻文州说完谢谢后他同样一转身,和喻文州并肩走了出去。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遇到你都是在同一个死胡同。”他突然发话,指指身后,“这一个。”

这回剩下喻文州一脸懵逼,脚步顿时落后了半步,“不会啊,我没走同一条路的。”

“但是绕回来了。”对方似乎并不讶异他如此作答,也无意分析路线细细讲解,“你认为你在哪儿?”

喻文州没猜到对方要这么发问,“啊”了一声,随即开始简单估计,“哦……我大概走了十五分钟,按这个植物迷宫的占地来看的话,我应该在入口到中心位置三分之一的地方吧。”他斟酌着答完,侧着脸去看对方的表情——几乎可以用不忍心来描述的表情。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论是这个植物迷宫还是眼前的陌生人。喻文州这么想着。但是他现在的心情很难归结为心烦或者焦虑之类的,至少在三番五次走到同一个死胡同的时候没有这样,现在进行着莫名其妙地对话的时候也是这样,在顺其自然里还有一点点隐隐的期待在欢欣雀跃。

但是眼前的陌生人却没有这样复杂的心思,没走几步转了个弯后,他突然停下来。而喻文州跟在他人后面慢慢走着,下意识便不费神去记路,思想飘忽开来,前面人这么一顿,他不经反应便问出怎么了,抬头一看更加尴尬了——他们站在距离入口几步远的地方,三三两两的有人谈笑着走向这个植物迷宫。

“呃——”

“这位小同学啊,你刚刚一直在这边打转转你知道吗?”这位陌生人很难不让人理解为蓄谋已久的促狭的笑意融在话语里,同时向喻文州抬了抬下巴,“走吧,顺便我想问问你介不介意剧透。”

 

“又是你啊?”王不留行以一个及其咸鱼的姿势卧在沙发上,美其名曰“魔法瘫”。他对这个术士的到访见怪不怪,甚至不愿意起身念个NPC的台词。

“是啊,又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吃不吃鸡?

惊喜。意外。吃鸡。王不留行棒读。

因为这个术士真的来太多次了。第一次,王不留行兢兢业业地凹造型,台词一字不差,索克萨尔站在他对面一次不差地;第二次,王不留行觉得眼前的术士有点面善,哦,一个小时前刚来过,他上台念台词之余实在想不通从一个房间拐到另一个房间并且没有任何PVE任务的支线剧情有什么好二刷的;第三次,王不留行彻底记住了这个人,这次是四十五分钟以后,索克萨尔视自己为初来乍到,王不留行非常想喝水,这个人都不知道跳过剧情台词的吗?!不过好歹进步了十五分钟——以及还有很多下一次。

一天好多刷魔法古堡的玩家王不留行还是第一次见。但是更令他觉得疑惑的是,这个术士只进不出,要知道魔法古堡的入口和出口是同一个呀。每次见到这个术士推开古堡厚重的大门,王不留行都错觉自己是某番男主角。

【索克萨尔】:哦你问这个啊,我找不到路出不去就撞墙死回主城了。

【王不留行】:……

他突然想通了索克萨尔为什么一遍遍刷他家了。根本不是什么情怀啊执念啊,只是存粹找不到路完成不了任务而已。

可是古堡很难走吗?当然不,这是个有攻略都不会有人去看的小场景。

【王不留行】:你可以看看总览的地图,五到十分钟就能走出去。论坛里也有攻略。

【索克萨尔】:试过地图。

【索克萨尔】:地图上会走,这里就不会了。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要不你跟着我走吧,看你挺辛苦的。

对面良久没有反应,屏幕上没有再出现对话,人物也没有动作。王不留行有点慌张,后知后觉想着这把肯定露馅。要不贴句台词上去挽回一下?角色背后的人手指在键盘上犹犹豫豫,字打了又删。

【索克萨尔】:魔术师同志,你这样是很ooc的,作为一个NPC怎么能给玩家提供系统设定以外的帮助呢?而且你再看看自己的人设,“不喜欢被打扰,对外来者及其戒备”。我原本以为你会对我爱理不理,但是你没有,这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现在就算你要给我带路我也不能接受了。

【王不留行】:……我不带就是了。

这个术士十分严肃地指出,甚至不怕麻烦动用微操作出了用手杖戳地面的动作。然后四十分钟后,索克萨尔跳台阶死回了主城。

不过等他再来的时候王不留行倒是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

【王不留行】:换吊坠了?哪打的?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实不相瞒,你家。

【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三楼西面走廊从楼梯口往房间方向走三个身位格,九点钟方向有一块颜色深一点的墙砖,触发隐藏房间,房间里有挂画,触发隐藏剧情。

假的,都是假的,他根本不是什么方位痴。

【索克萨尔】:没办法啊,为了走出去我可是哪里都摸过了啊。

小术士故作叹息,王不留行瑟瑟发抖。

【索克萨尔】:倒是你,能不能对自己家上点心啊,你可是个NPC啊,而且还是有指路功能的。

果不其然。王不留行心里默念,甚至忘了吐槽对方三番五次婉拒自己指路协助的事情。

王顾左右而言他。

【王不留行】:我这边有个小姑娘也想要这个吊坠,我和你一起走,你帮我触发隐藏。

这次他没等太久,当然也没出乎他意料,像一颗握在手心里太久的糖终于交到了对的人手里,甜滋滋。

【索克萨尔】:好啊。^^

 

两个人很自然地交换了姓名,和很多结伴游玩的旅客一样并肩而行。其实这个植物迷宫的受众游客比起一对对小情侣,更多的则是一起打游戏开黑的哥几个——毕竟这是个脱胎于某大型网游其中一个地图的实景公园嘛。当然除此之外一家人出游的也不少,不见得都是游戏粉。

但是像王杰希与喻文州这样各自落单的就很少了。打游戏嘛,大部分人本来就是凑个热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线下的实景基地,再加上官方的造势和宣传,当然一呼百应。

喻文州还在东想西想,迎面走来一群男生,看起来也不过大学生的模样,几个人偶尔抬头看看周围,更多时间是在研究手上的小册子,兴致勃勃。应该是在参加现场的什么活动。喻文州看着他们,笑得很温和,他大学时候打大抵也是这样啊。

王杰希恰好偏过头,也恰好知道他会心的笑意指向什么,“游戏党?”

“是,”喻文州点点头,“大学的时候很喜欢,现在也是,当时工作之后就打得少了。”

“我也是。”按时间算来,他们都是老粉了。

“你一个人?”王杰希重新打量起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作出有点无奈的表情,晃了晃手里多余的一张门票和附送的一份礼物,“被放鸽子了。大学舍友临时要写个策划。”

王杰希配合着作出了了然的表情,腹诽喻文州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嗨,看起来更像是甩锅跑出来玩的类型。“我只是觉得刚刚你好像对这里的活动挺感兴趣的,两个人一起会完成得顺利一点,要不要一起试试?”

喻文州由着他胡诌,“好啊,玩什么?”

“限时通关迷宫的那个就算了,”王杰希低头看了看握着的一个雕花怀表。这个怀表算是游戏的周边,附带游客在迷宫内行动时的定位和计时功能,以备游客在游览过程中发生意外或寻求帮助的需要,同时也作为通关成绩的记录,“我看看其他还有什么。”

喻文州假装听不出王杰希在就刚才的事情嘲讽他,“就玩那个收集任务点的活动吧,干脆拿个全成就。”

这样的话被轻飘飘地说出来也是厉害。王杰希露出一个高深莫测地笑,一副“我就知道你喜欢收集向看风景看剧情一类的游戏”的表情,“大杀四方?”

喻文州伸出手回应这临时起意组起来的队和他的临时队友,“大杀四方。”

-TBC.-

评论(2)
热度(36)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