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喝可乐。
承蒙不弃。本质是很无趣的人。不温柔。西皮萌得乱七八糟。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期望得到评论和交流。活于小号。不写文的时候都在视奸太太。LOF封面是凉皮皮的字。

【王喻】继续诚聘标题。(中)

Day40

>继续拉低活动质量。

>伪AU,游戏相关工作王x策划喻,假NPCx真玩家。我到底在写什么……

——

【王喻】

“喂,”索克萨尔扭头看着跟着的王不留行,“我这样拉着一个NPC满世界跑是不是很拉风啊?”

王不留行戳死了一只蹲在路边的小哥布林,“还行吧。要不你过来点,假装我是个玩家。”

索克萨尔轻笑一声,没回应对方不太靠谱的玩笑话,抬起手支着下巴假意思索,“说起来NPC通常不都是在一个区域里出现的吗?”他想了想之后补充一句,“哦,那些有仇恨值的野图boss除外。”

“算是说对了一半吧,”王不留行中肯地评价,“通常是这样,但我可不通常啊小朋友。如果一直待在一个地方,那算什么魔术师?”他一向对称呼之类的不那么在意,这次他有心调侃,魔术师从他嘴里说出来倒也不显得违和。“而且除了仇恨值也可以有别的东西当做支配。”

 

“吸引力。”喻文州突然说。

“什么?”王杰希愣了愣。

“这个游戏的吸引力呀。”喻文州解释道,“它长盛不衰的理由。就比如我,即使有一段时间没上线了,但想起来还是热血沸腾的。当然,玩家们的热情和喜欢也是可以转化为收益的,以后这类主题公园或者线下周边会只多不少吧。”

“怎么突然说起运营了?”

“没,”喻文州露出了一个优点无赖的笑容,“只是突然想打把游戏了。”

“……”

“回去再说。”王杰希不予置评。

他们两个刚刚从一家打造成网游里商城模样的周边商店里出来。这家周边商店也很高程度上还原了网游里的场景,外形是巨大的枯树树干,从同样是木制的大门进入,内部别有洞天,楼梯旋转而上,周边商品依次排列,倒真像个陈列馆。由于时间还有些早,门口没有游戏中那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感觉,但也给了王杰希和喻文州方便,免去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挨挨挤挤的不快。

“真的很不错啊。”喻文州点评陈词。方才有个女巫装扮的工作人员过来同他打招呼,在不远处扎堆的“哥布林们”小声但又欢快地吹起了口哨,眼前的女巫慢慢红了脸,给了他俩一人一份店铺宣传单邀请他们随便看看就跑走了。

王杰希猜她是做“魔药”的,可能是魔药造型的糖果吧,或者其他补充体力或者有增益功能的药剂瓶造型的饮料。

“那可说不准,也有可能是魔法书柜台的。”

他们说是要参加活动,但实际上并不赶时间。两个人一层一层地慢慢走,发现游戏里的道具在这里也不少,大概会是深受cosplay爱好者们喜爱的地方吧——除了喻文州间或吐槽这里的装备不太全。

“宽容点吧,一般比较热门的部分才会出周边吧。”

“可是那个吊坠很好看呀,”可见喻文州还没忘,“可惜是个隐藏。”

王杰希侧目,“那你运气不错嘛。”

喻文州也不自夸,坦诚摇头,“其实是因为很少会有人走到触发点,毕竟没写到任务里,也没有其他奖励,没有玩家知道也很正常。”

王杰希一幅我懂的的表情。喻文州倒不觉得对于自己的路痴体质有什么羞于承认的,大大方方坦白之后回想起来竟也觉得这方面技能点的缺失给他带来的并非是全然的不顺,还有某位聒噪舍友见到他触发的隐藏成就和奖励后缠着他要攻略以及误打误撞遇到的一个假扮NPC的玩家和再后来游戏里王不留行半真半假的感叹“难怪目标直指全成就呢”。

喻文州这厢还在走神,王杰希却是停住了脚步,“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他看到的是王杰希拿着一个卷轴状的收账本,若有所思颠来倒去翻看。他认出所谓卷轴是游戏里的技能书,但凡玩家都应该见过。王杰希见他没反应,提醒道,“不是要去敲章吗?用这个怎么样?”

“好啊。”喻文州从王杰希手里接过笔记本。游戏中各个职业的技能书都长相类似,看不出区别。

王杰希摸了摸鼻子,声音有点小,“我还以为你会说我直男审美……”

喻文州笑了两声,看后者的眼神都变了,“你是吗?”

对方也同样很诚恳,“只是以前被学妹这样嘲笑过。”

他们两人没有再深究彼此的黑历史,就此敲定,同时在这个“树干”里获得了他们的第一个印章。盖章的时候方才的女巫小姑娘被她的同事们推出来,红着脸询问了两遍盖章应该敲在页面的位置。相应的页面附有关于地点的简单的介绍,印章痕迹附在旁边,可以说是真正的官方认证。他们在游戏里很多次路过这个地方,却从未像今天这样的身临其境,共享同样的心情。印章落在这个地方,就好像所有的时间也都保管在此处小小的纸面上。

 

索克萨尔看着王不留行,也不说话,就一副我看着你编的模样。

王不留行同样很淡定,“我掐指一算,你走不出这迷雾森林。而我受雇于人,负责把你安全带出去。”

“谁?”索克萨尔顺着他的话问。

“荣耀女神。”没想到对方脸不红心不跳连一点正在信口雌黄的自觉都没有。索克萨尔没忍住笑便破了功。

他们两个首先约法三章,王不留行不准给索克萨尔求助,索克萨尔在前面走,王不留行担任小尾巴角色,等索克萨尔走不下去了再进行“场内求助”。王不留行对此没有异议,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一点你不必担心,这个支线剧情我也没走过。”

索克萨尔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奖励少而且比较鸡肋嘛。”

“那你呢?你好像对这类支线任务特别感兴趣,也不想是有什么特殊需求。”

“我喜欢看剧情嘛,”他回答得理直气壮,“也喜欢看风景。我一直觉得任务剧情还有地图之类的特别有意思,如果借着支线任务的机会多走走多看看就太对不起文案大大和建模大大啦。”

“附议。”王不留行一本正经,“还有尤其对不起特意跑出来的NPC大大。”

 

“这个给你的。”喻文州递给王杰希一个甜筒,“当做你陪我的谢礼好啦。”

“不,我本来就是……”王杰希摆摆手,但最后还是从善如流地接下了。

“还有这个纪念章。”喻文州又掏出一对小小的胸针,正是刚刚那个冷饮店的logo,“你刚才没有过去,但是‘乡村商人’看到我们一起走过来的,就问你是不是和我一起的,然后就送了一对给我。”他歪了歪脑袋像在回忆,“好像说是前一百位顾客的赠品。”

王杰希“哦”了一声,收好了两个胸针中的一个,没急着带上,接着又十分默契地接过卷轴状的手账本,用胳膊夹着,然后接过另一份属于喻文州的甜筒,方便对方摆弄胸针。

喻文州低着头,注意力完全被小玩意儿吸引,因此照例的科普也没有了。王杰希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头发有点长了,软软地戳在白皙的后颈。

他们已经收集了四五个章子,全是与游戏相关的地点。其中有一个属于支线任务的最后部分,虽然坐落游人来往的路口,但是知道完整剧情的游客应该不多。喻文州给王杰希细细讲解了剧情,如数家珍,像是背得滚瓜烂熟,最后总结陈词,“总之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王杰希知道自己听得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感觉你玩游戏玩得很认真啊?”

喻文州愣了愣,有些失笑,“你是说我支线剧情一个不落吗?谈不上吧,我还挺享受的。”他顿了顿,思索了片刻,“有些玩家研究数据热衷升级推图写攻略,这也可以说是认真吧。我只不过是不那么急着升级而已——你就当我是个支线剧情和隐藏条件收集癖好了。”

王杰希这回没有作答,喻文州这才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斟酌之后小心翼翼地开口,“对不起,之前都没问你意见,我这样讲剧情你会不会觉得无聊呀?”说来奇怪,喻文州平时没那么多话,可能今天重温了当年热爱的游戏比较兴奋,有点倾向喻少天的苗头。

“没有这回事,”王杰希赶紧否认,“应该说你讲得很有意思。”换而言之就是我愿意听你说,想听你说,你说多少都没关系。

现下喻文州把胸针端端正正扣在衣服上,抬头看见王杰希举着连个甜筒,胳膊底下还夹着个卷轴,动作变扭,随即“咦”了一声,“你把它放哪儿了,我帮你戴吧。”

王杰希有点担忧甜筒会不会化,天人交战一番后妥协下来以目光示意。喻文州轻轻松松在他外套左边的口袋摸到了小小的精致圆形金属物体。“扣在哪比较好呢……袖子吗?当袖口似乎也不错。”

喻文州把王杰希的手腕太高一点,打开别针,正面的花纹有点硌手。他刚刚弄完一次,这回显得熟练很多,可以同时讲故事了。“这里的剧情是一伙强盗抢了乡村商人的货物,商人求助玩家,结果玩家发现商人并非善类,强盗也是有故事的人,他们之间还有不小的纠葛。嗯,总之是一个借刀杀人的故事。……啊,已经戴好啦。”

喻文州整整对方的袖口,就着这个姿势舔了口对方手里快要低落的甜筒,“甜的,好吃。”

-TBC.-

评论(10)
热度(23)

© 江城。 | Powered by LOFTER